當前位置:首頁  /  機關建設  /  文化建設

理論文章美在可信又可愛
字體[ ] 日 期:2019-06-04 來 源: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  作者:【視力保護色:          】

  近來,筆者在欣賞理論大家名家的精品力作時,常在思考一個問題:究竟這些理論文章美在哪?某日,讀到清末民初著名學者王國維關于哲學的一句話:“哲學上之說,大都可愛者不可信,可信者不可愛。”頗有感悟。

  王國維所說的可愛不可信的哲學,是指叔本華、尼采那類反理性主義者的人本主義哲學;而可信不可愛的哲學,大概是指孔德、穆勒這類實證主義者的唯科學論哲學。他的分類和評價當然是一己之見,但對理論文章而言,筆者以為,恰恰美在可信又可愛。

  理論文章的可信應該是指文中所表達、傳達的思想是科學可靠、值得信賴的,而可愛大概是指文章有鮮明的思想、可讀性強。可信又可愛,二者互相映照、相得益彰。文字由心而生,文章有感而發。有大格局者,方有大胸襟;有大見識者,方有大樹立。馬克思1859年撰寫的《〈政治經濟學批判〉序言》一文,提出了“兩個決不會”的重大理論,即無論哪一個社會形態,在它所能容納的全部生產力發揮出來以前,是決不會滅亡的;而新的更高的生產關系,在它的物質存在條件在舊社會的胎胞里成熟以前,是決不會出現的。這一重大理論不僅融思想性、真理性于一體,而且科學揭示了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,所以這一鴻篇巨著可信又可愛。

  然而,時下一些理論文章可信卻不可愛,它們大都長著一副似曾相識的“面孔”,如文中的一些段落、大量語句要么照搬中央領導同志講話、要么照抄黨的十九大報告、要么照用中央文件原話,同質化現象十分明顯。也有的理論文章乍一看觀點鮮明、表達新穎,具有一定的說服力和吸引力,可謂可愛;可細一想卻不可信,原因是大都在自說自話、各彈各調,沒能較好地將黨言黨語與學言學語融會貫通、舉一反三。更有甚者學著走“終南捷徑”,寫出來的文章既不可信又不可愛,正如當年鄧小平所諷刺的:“這些年把一些人養成懶漢,寫文章是前面摘語錄,后邊寫口號,中間說點事。”

  古人論詩云:“誦之行云流水,聽之金聲玉振,觀之明霞散綺,講之獨繭抽絲。”詩如此,文亦然。那么,可信又可愛的理論文章從哪里來?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,我們必須在理論上跟上時代,不斷認識規律,不斷推進理論創新。讓理論文章可信又可愛、讀者更愛看,關鍵是要創新理論文章。

  時代是思想之母,實踐是理論之源。創新理論文章不是黃土高坡上唱《信天游》、信馬由韁,也不能關起門造車、另搞一套。它至少要堅持三個基本原則:一個是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,當前要學懂弄通做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,并以此為指引;另一個是堅持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黨的基本理論上進行創新,彰顯一脈相承、與時俱進的理論品格;還有一個是結合時代特征和實踐發展,堅持在實踐基礎上進行理論創新,用以指導實踐。為了創新而創新,如果理論文章創新不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,就容易迷失方向、“劍走偏鋒”;不堅持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黨的基本理論上創新,就可能走上“歪路”甚至“邪路”;不能較好地結合時代特征和實踐需要,久而久之,理論文章就會“固化”直至“僵化”。所有這些,都是絕對要不得的。

  “理論是灰色的,而生命之樹常青”。人們常常引用這句名言來說明理論要適應生活的變化。生命之樹之所以是常青的,是因為現實社會總是茍日新、日日新、又日新,生命之樹總會不斷抽新枝、發新芽、展新顏。當前,在理論文章和創新理論文章上,應該說各界是高度重視的,常常發“新言”、換“新顏”。但也存在著一些模糊認識和錯誤觀點:有的人看不見理論文章的現實指導意義,更看不到創新理論文章必須與時代和實踐結合的必然性,難免會說一些理論文章“過時論”或“無用論”之類的話;也有的人不顧實踐發展的現實,一談到理論文章創新就眉頭皺得老高,總覺得改來改去最終還得回到老套路上來,將理論文章奉為僵化的教條,進而令其“固化”直至“僵化”;還有的人有意淡化理論文章,甚至干脆避而不談理論文章創新,他們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、少一事不如沒有事的“人生哲學”,不愿盡責、不敢擔當。這些對待理論文章和理論文章創新的模糊態度、錯誤觀點,應當引起我們足夠的重視和警惕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:“理論創新只能從問題開始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理論創新的過程就是發現問題、篩選問題、研究問題、解決問題的過程。”創新理論文章必須強化問題意識、堅持問題導向,而確立對待問題的正確態度和解決問題的科學方法,是理論文章能否做到可信又可愛、讀者更愛看的關鍵所在。

  實踐和事實表明,不同的態度、不同的方法,往往會帶來截然不同的結果。比如,有人認為理論文章創新是“大哲鴻儒”的事情,非“凡夫俗子”所能為。這其實是一個認識誤區。創新理論文章并非一定就要“高大上”,一般的作者、讀者就能成為創新主體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:“哲學社會科學創新可大可小,揭示一條規律是創新,提出一種學說是創新,闡明一個道理是創新,創造一種解決問題的辦法也是創新。”此外,推進理論文章創新,確立科學的方法論至關重要。我們要學會一分為二地看問題,分清本質和現象、主流和支流,既看存在的問題又看其發展趨勢,既看局部又看全局。只有這樣,才能提出客觀的觀點、深刻的思想,科學揭示我國社會發展、人類社會發展的大邏輯大趨勢,理論文章才能可信又可愛、讀者更愛看。

  
穿越火线小说